登入
帳號:
密碼:
    重發認證信  |  忘記密碼?
 
選擇瀏覽模式
可買書籍
可租書籍
  
內容簡介

光怪六離。都會傳奇

骷髏白骨頭

今天小妓和男友去行山。
「聽說附近村落有個傳說」
「是什麽傳說」
「話出入村經常會踏到骷髅骨。」
「是嗎。聽了你這說。我們不如唔好再行。」
「是出入村。」
「可是行山都有可能踏到。因為好多行山者失足而死。加上可能有很多墓羣和金塔。地骨有可能某原因。留下或跌晒出来。」
「嘩有冇咁恐佈。諗都係下山。唔好行。」
「好。天都差不多黑。」
于是兩人下山。忽然男友見到似骷髏骨物體。
而小妓亦見。可是兩人沒理跑下山。天黑了
「我想去方便。」
「好。都下了山。妳去。我等妳。」
于是小妓去了。由于太黑她周圍找地方。忽然心思思想回頭看。頭先所見類似骷髏骨。
待續。。。。。。
當她回頭。到頭先見似骷髏骨物體位置。在遠遠草叢躲看發現似骷髏骨物體。竟見它是識行走骷髏頭。
重周圍跟着人行。去留意跟的人。亦見它好似是找對像。
可是小妓是學法道食夜粥。
見到咁當然走為上策。
不過她怕這一走會打草驚蛇。待續二。。。。。
「朋友我是路過對你並無惡意。最多拜你為師。」
「好。你先捧住我。」
于是小妓捧着個骷髏頭。忽然骷髏頭眼耳口鼻都湧出虫。
可是小妓竟沒放手。
亦沒害怕。
「利害。咁都不怕。好夠胆伸隻手。」
「好。」
于是小妓伸手入骷髏頭口。骷髏頭竟張口合上。小妓開次成手血很痛。
可是小妓竟無動於縱。
「好果然利害。我無收錯人。現在你繼續放松。很快無事。」
于是小妓閉目養晨。骷髏頭咬她手。帶動她轉了又搖。整個小妓出晒血。整個小妓竟成身松。最后骷髏頭食了小妓。
「繼績放鬆自己。」
雖然小妓比骷髏頭食掉。可是最后骷髏頭吐出小妓。吐出小妓竟是肉醬。重慢慢。复完成骷髏頭。飛向等她男友。
「好徒弟。去發輝你力量吧。」

餐館奇遇一

伯伯坐下。
「喂呀伯這個位有人坐。你搞嗎。」
伯伯比男人響聲嚇走。
「對不起。他不中意男人坐他面前。謜諒他吧。
聽你時常同人頃談說你是中醫師兼按摩師兼針炙師。
收唔收徒弟。好想試你技術。幫我搞搞。」
伯伯望了男友在望女仕應。
「好。」
「咁我會完男友來這里找你。現有冇幫我針炙按摩。」
「有做完后你会完他。來公園找我。」
「明白。」
「咁好你坐下。」
于是女侍應坐下。伯伯在她身上施針。按摩。很大陣臭汗味。
并幫她剪小小髮。用抹過伯伯自己。有伯伯臭汗味汗水巾。抹女侍應。
「好你可見他。然后来公園找我。」
「明。」
于是伯伯走了。
「你收工。我地行得未。
係我可否叫個餐。
食完再行。」
于是男友叫了餐。
「是一陣去我家坐。」
「為可不出聲。
點知男友一望竟見自己對空椅說話。
他周圍問餐廳員工竟沒他的女侍應此人。
不過有位伯伯經他身旁而去

餐館奇遇二

由于這餐廳非常出名。因此每日都有很多人幫襯。亦因此這間小小餐廳女經理和員工忙到飛起。
由于這餐廳員工來自五湖四海。三山五嶽。三教九流。黑白二道。兼食十方飯。大茶飯。大鑊飯。所以女經理好怕得罪這班大帝。
亦因此無論班大帝。點粗言喂語。胡說八道。甚致犯錯。女經理都隻眼開隻眼閉。
終于到了食飯。女經理可以鬆鬆。既時間又到。平時無嗎理班大帝既女經理。這時候先可做番自己。原因其實女經理是個平易近人。和諧可親。兼頭大眼細上眺既人。可是要管班大帝。
但班大帝来自唔同方位。先會搞到很怕事而表現不到這樣自己。不過遇啱食飯或收工唔使管班大帝。她先可以回复原形。
女經理一邊食飯一邊望着出面枱智障大叔。幫着一位智障員工化粧。
「我又要。幫幫我搞搞。」
「好化好粧等三分鐘先好動。」
「你班大帝交由我處理」
「明白。」
于是大叔幫了女經理化粧。就去處理班大帝。
雖然班大帝來自很多方。可是大叔亦非等閒之輩
待續一。。。。
終于大叔搞掂班大帝。
「放心班大帝以搞掂了。你可安心和我去工作兼管班大帝。」
「好。」
化了妝既女經理。和大叔繼續開工和管班大帝。
大家不但見女經理灰复。大頭眼小上眺。重見女經理靚了。
一位男人經過女經理旁。
「一陣你照舊和大叔和成班馬騮在老地方等。」
「明白。」
男人走了。女經理和大叔和班員工繼續開工。
又過了三個月。
今天女經理和大叔和部份員工放假。
「大叔今天是我們和部份員工放假。有可節目。」
「在院舍先玩旗。」
「然后齊齊再回餐廳探班開工大帝。」
「好。」
于是大叔和女經理和班放假員工齊齊在院舍玩旗。
并到餐廳聚餐兼探班開工員工。
奇怪是餐廳竟沒女經理和大叔和員工。
現場的子有一班智障男人和社工和所有人聚餐。有些老伙記在服待

波係圓既。人變月圓

男生企在男人后等升降機。
男人見之即避到女人后等升降機。
並和男生互望直至入升降機。
大家就沒望。
反而男生不停望入升降機女人。
竟見不是女人是他失散弟弟。
可是男生若無其事企在一邊。擋自己眼花。
忽然男生發小小汗味。
可是男人子係嗅到女人身香。
而女人身香竟連男生都嗅到。
可是男生竟嗅出女人身不是香氣。
是弟弟汗味。
這時男生更望女人。
升降機到了一層。男人和女人出升降機。
男生依然望着出升女人。
依然想見到的是他失散弟弟嗎。
再到了一層男生出升降機
男生回家。望着失散弟弟的相。
想起表哥回魂在他電腦。寫了一句波係圓既。
亦想起已年和弟弟前去旅行。遇山火失散弟弟。如今又在升降機。
好似遇弟弟。
開次明表哥留言波係圓既是什麽道理。
因此他取籃球去乘升降機。到在升降機見似弟弟出那層。去再遇似弟弟。
「嘩你家很大。」
「是。」
「好啦唔坐。我要回家。」
「咁你小心。」
女人離開男人家正當乘升降機。
點知遇上想出升降機男生。
两人互望。
女人竟見面前不是男生。
是她哥哥。
男生亦竟見面前不是女人。是他弟弟。
「你是。」
「妳是。」
「記得嗎。」
「記得已年前我地去旅行遇山火失散。」
「當時你是男仔。為何成個姨姨。」
「下你有有搞錯。我點會當時係男仔。而當時你應是大個我。為何現成個地地。」
男生取相給女人看
「這相可証明。」
「係喎我的確是地地。為何搞到女人咁。不过人会變。月會圓。就算見番我同你都變了。」
「可是你依家重可执番弟弟款。」
「好做番你弟弟。」
「咁依家跟我去打阵籃球。再跟我回家等我执番你做我弟弟。」
「好。」
于是升降機到地下大堂。兩人出了升降機和大堂去了。
因此男人再約不到女人。
可是女人成日以男仔身份經過男人。男人都認不到她。反周圍尋她。
一天男人坐一位女生旁等着女人。
「不要想妹妹。那裏有位坐。妳去那裹坐。;」
「好。可是唔想唔得。我最愛妹妹在屋邨大火失散。」
「失散遲早都會回來。」
女老師和女生望男人和他手戴鏈。
並取相看。
竟見相中妹妹是男人。
亦给男人看此相。
「下我是你妹。唔係瓜定菜。好跟你地回去。」
「好妹妹我地去叧一枱坐。」
男人跟着两人和一班女生去了。
雖然波係圓兩隻失散故事最終是團圓。
可是變了質。
或許說人會變月會圓。
一天男人放學離開女校賣了裙子回家穿。
終途遇上男生和女人
「嘩原來你地是兄弟。我女友原來你是這男生弟弟。」
「嘩估不到當曰閃避我地其中一人到我地其中一人。亦是我地其中一人男友。既男人竟是女生。」
「有什麽奇。雖說波係圓既。但人會變月會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