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帳號:
密碼:
    重發認證信  |  忘記密碼?
 
選擇瀏覽模式
可買書籍
可租書籍
  
內容簡介

群乞乱丐

  第一章 弃婴

  第一章 弃婴
  ‘呼呼“,的北风还在这个北方边城肆虐着。
  大明城,高楼耸立。已经凌晨3点多了,加上这段时间一直刮这大风,城里黑漆漆的一片。城里的居民全部入睡了。
  在两栋大楼的一个狭窄的巷子里,风带走垃圾箱旁的纸屑,飞上高空。
  一个黑影从13层的高楼跳下。"砰"~~地一声落在地上稳稳落地,还没来的及起身就匆匆地将怀中地一个包裹丢进了垃圾箱里。
  风还在 ,呼呼地吹~~~黑衣人一套黑色的休闲装,头戴鸭舌帽压得低低的看不出是男是女。他回头望了望垃圾箱。随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包裹。放到了之前扔进垃圾箱的包裹里面。
  从黑影跳下的高楼陆续出现了几个人影,黑衣人随手捡起垃圾箱旁边的一个垃圾袋,向着巷子外狂奔而去。
  "砰。砰"声不断响起,从高楼陆续跳下来的几个人一身黑衣手上还提着明晃晃的一丈钢刀。
  “追”~~~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说完那个冲在最前面的大汉起先追了上去。身影比风也慢不了多少。
  其余的几个黑衣人一声不吭的跟在大汉后面追去。
  “喂、喂、喂~” 你们几个别和我抢。清晨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
  正对着巷子里面狂奔的几个小男孩,顿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声音的起源处。
  一个衣衫破烂,发丝盘结到把小脸都给遮挡住的小女孩。从后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前面的几个小男孩有的用手拉住自己的破衣服使劲的揉搓着,有的露出一脸的不甘。“怎么来的这么巧,下次我就不等他们了自己先来了~!”
  “喂~!柳烟,这次我们先到的大不了大家一起进去。” 一个十三十四岁的小男孩站了出来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杜虎~!你不知道这几条街我早就说过是我管辖地吗?你们想趁早过来抢生意?”柳烟双手叉腰大声说道。尽管才四岁多点,但她以前怎么说也是。。。
  那个叫杜虎的小男孩脸上涨得通红却说不出话来。周围的几个小男孩一个个的走到杜虎旁边劝说道“老大我们走吧~!不然母老虎发威起来肚子没填饱。龙虎拳到吃饱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小男孩说完,就拉着杜虎走。
  “不行~~~!”杜虎一脸的决然。“小威,还在待拆房里面等着我们找等下回去吃。就这里有钱人多,吃剩的东西也多说不定还可以找到一点营养品。”
  其他的几个小男孩见劝说无用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对面的小老虎。希望~~她能发发善心。
  “嗯~~~~一二三四五,算来算去你们少了一个人?算了听你们这么说那个小威真的饿的不行了。算了东西你们只能拿走三分之一。”柳烟说完就朝巷子里走去。
  “老大我们也去吧~!”那歌高高瘦瘦的小男孩说道。
  “去吧~!去吧~!老大三分之一也不少了,毕竟除了这里其他的地方也没这么多吃食了。”其他的几个小男孩一起说道。
  杜虎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走吧~!希望她能分我们一点营养品。”
  老大说了话,几个小家伙一窝蜂的朝小巷子冲过去。速度比短跑冠军还快,哪里像没吃过饭的小乞丐。
  “咦~~~~~~!这是什么。”柳烟从垃圾箱里提起一个黑包裹,上下打量着。
  后面的几个小男孩立马跑了过来,以为有大收获,怎么说他们也可以分上三分之一啊。看看是啥~!免得给她给独吞了。
  “哇~~~!”的一声从包裹里面传了出来。
  吓的围在柳烟身边的几个小男孩赶忙跑开了。
  柳烟理了理挡住脸的头发,打开发出哭声的一头。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虽然从现在还看不出什么,但可以肯定这小布点。以后肯定是一等一的大帅哥。可能是给柳烟弄醒了给憋得哭了。
  那小不点用乌溜溜的眼光打量着,他出生后遇见的第二位女性。对面的小脸虽然脏兮兮的但不难看出是位小美女。弯月眉,丹凤眼,樱桃般的小嘴,瓜子脸。红扑扑的脸上带着迷人的两个小酒窝。从打开包裹的时候小家伙的眼神就没离开过柳烟。 (PS:猪脚这么小就会欣赏美女了,NONONO 这不是对未来大美女的描述吗:)
  “小乖乖,还没足月吧~!”柳烟一脸爱怜的看着怀里的小BB。似乎把来这里的目的都给忘了。(PS女性的母爱无处不在,不要打击我咯)
  另一边,“快~快~快~趁她不注意,我们拿了东西就走省的她等下把挑的不要的东西给我们。”杜虎小声说道。几个小男孩手忙脚乱的探索一切可用资源。
  当柳烟目光离开那个小家伙时。杜虎一群人早跑的没影了。
  “哎~!天还没亮呢~!现在这里的东西给那群家伙扫荡了,其他的地方去了还不如不去。其他的地方又给一帮老乞丐给霸占了。都怪你~!” 柳烟对的怀里的小家伙抱怨着。却又不得不向繁华的都市外走去。
  她的住所是郊外一个废弃的小屋。
  “今天的伙食该怎么办,难道要去乞讨。虽然弄的像个乞丐但我可从没乞讨过。”柳烟一边对着怀里的小家伙说着一边推开小屋的门走了进去。
  什么是小屋这个就是了。九个平米大里面就一张长相还过的去的床,床上铺着一床不知道从哪捡回来的被子。什么都没有了,空空的小屋,就一张床。加上走进来的两个人。不对是一个还,有一个给抱着的。就显得不在是那么的空荡了。
摸索着找到放在床边一只蜡烛,又腾出一只手往身上的口袋摸去。
“咦!!!什么时候这个口袋也烂掉了。”柳烟无奈的看着上衣口袋。
“这下要摸黑过了,身上的口袋全部烂掉了。连自己的打火机也顺着口袋的缺口滑了出去。还好这小家伙好像适应了夜的黑,没像其他小孩子一样碰上黑黑的小屋就发出要人命的尖叫。”
  “嘿嘿,记起来了。为了防止这不争气的荷包(也就是口袋)我好像在床头另外放了一个打火机。”柳烟为自己的英明神武暗暗高兴着,一手向着床头摸去。
哧哧~~~打火机点燃蜡烛,在门边找了一两块砖头然后放上蜡烛。

刚准备借着微弱的火光把小家伙放到床上。从包裹这我们猪脚的襁褓里面掉出一个黑色包裹。
  柳烟随手捡了起来打开一看。长大的嘴在也合不拢了。"支票~~~”这东西她以前也没少见。想当年他老爸总是拿着这个给公司的人派发奖金。以前觉得支票这东西很废纸,现在拿在手上却激动的要死。
  激动的原因不是面额很大。而是以后都不用在去那些巷子里面,不用在为以后的生计担忧了。
  “嗯~~先不管支票的事咯~!里面好像还有东西。看看。”
  “一封信~!”
  不管你是谁,当你看这封信的时候烬风就交给你了。里面的钱虽然不是很多但够你们过一生衣食无忧的生活了。烬风脖子上的一块玉是烬风出生时,他爷爷送给他的礼物。请勿遗失。
  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是他的亲人,不要告诉他,他是你们捡来的。如果有天瞒不住了。你们也要让他不要在追究他的身世。
  无名人留
  看完信,柳烟收拾好信和支票。把襁褓在往下拉了拉。一块晶莹剔透的圆玉挂在小家伙脖子上。散发着柔和的光线。
  “好玉啊~!咦~!还有个字。。。。冷。冷烬风~!” “ 冷烬风 。我叫柳烟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姐姐啦~!”
  床上的小烬风,对着柳烟边笑,两只小手不断的挥舞。
  “咕咕~~~~” “咕咕咕~~~~”
  两个咕噜声从不同的方位响起。床上的小烬风的小手不在挥舞,而是放在嘴边允吸着。
  “你也饿了,那好我去买吃的。嗯~!穿成这样去银行好像不方便。在说我年龄这么小,人家问起来我也不知道这么说啊~!”柳烟摸着肚子边想边走了出去。没走多远又退了回来。
  “把你丢在这又不行,说不定给那只老鼠给带走了。” 柳烟边嘀咕边走了回来。 毕竟把我们的猪脚还是一个没满月的小猪脚丢在破烂的小房子里还是很可怕滴。
  “对了,把你给老丐爷爷送去,他会帮我照顾你的。”柳烟想完,也不管我们滴小猪脚愿不愿意远行,抱着他朝外走去。
走出自己的小破屋,冷风吹的柳烟一阵哆嗦。看了看襁褓里的小家伙,她紧紧那块黑色的毛毯,又用自己并不厚实的破衣服把整个襁褓又裹了一下。
忘着痴笑的小家伙,不对现在应该叫他烬风了。
“小烬风你冷吗?”
带着一脸无语的傻笑,还是那种不出声的笑,柳烟都感到一阵冷意,才这么小就笑的好奸,长大了估计。。。。。。摇摇头柳烟感到一阵无语,
“难受了,貌似现在还是凌晨5点钟吧!!!”估计这时间,柳烟又犯难了。这么早银行也没开门啊!!!这样的话,我还好说找吃的还简单。但找东西给你吃。。。。
虽然才4岁多点,但柳烟也知道不足月的小盆友,是只能喝奶的,不是说她懂事了。而是我们的小猪脚此刻双手放在嘴里吮吸着手指,从露出来的地方还看的到他嘴里还没有牙呢!!!

第二章 老丐爷爷

“老丐爷爷。。。老丐爷爷。。。”郊外的破屋群中传出一个稚嫩的女声。引起阵阵狗叫,但小女孩好似习惯了这种声音,毕竟这是自己N次后的杰作。如果没有这些狗帮着叫唤,估计老丐爷爷也叫不醒。
这里离柳烟住的地方也不算很远,充其量就500米的距离,但在她眼中每次来老丐爷爷这的时候总觉得路很长。
这是一栋占地面积1000多个平方的废弃工厂,3层建筑。虽然没有门,但此时柳烟还真不知道她的老丐爷爷住在那个房间里面,因为里面房间很多,(其实是工厂的车间和一些办公室。)里面住着的是流浪人员,无家可归的人。不管什么原因到这里统称为乞丐,有些是无儿无女,有些是子女不孝,在就是病糊涂的人,在这里居住着。
记得在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穿着华丽的衣服,看着这些老弱妇孺自己的内心给震撼了,一对对无神的双眼看着衣着华丽的自己,自己也没想过会见到这么多可怜的人,如果放在以前她在街上碰到乞丐的话,总是小手一挥。让后面的保镖送上毛爷爷一张。但现在自己也很需要毛爷爷。很多人更是充满了不解。有个衣衫篓缕身材瘦小的妇女,抱着同样瘦小的女儿。往里挪了挪,眼神中露出浓浓的不安。她此刻在想,这个富家女一个不小心踩到什么摔倒的话,估计等在外面的彪型大汉听到什么声响,会让他们饱受拳脚之灾。毕竟以前在J市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孤儿寡母的在一家有钱人家里做佣人时,哪家的小主人在花园玩耍不小心自己摔倒了,嚎啕大哭!引来保安的注意。随着保安的到来,自己又刚好不巧的路过花园,自己成了替罪羔羊,只见那小主人用手指着自己。
“就是她绊倒我的。”那小家伙指着远处的佣人对保安说道。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是刚巧路过的。”望着远处诬赖自己的小主人她大声辩解着,但面对那些保安话语却显得苍白无力,这就是所谓的无妄之灾吧!!!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回想自己出生没多久的女儿,家里因为火灾而失去生命的家人,那天不是自己抱着女儿回了娘家估计。。。没有多余的解释,双眼含着泪,但就是没哭出声来。这个女子卷曲的倒在地上默默的承受着保安们送来的拳脚。希望不要因此而丢了工作,但她错了。抱着自己的女儿,带着一身的伤痛,步伐蹒跚的走出了有钱人家里。没有工资就连自己带来的几件破衣服都给扔进了垃圾桶。带着一脸的迷茫来到了这个郊区废弃的工厂住了下来。但是好像没过多久,她还没来得及走出内心的阴影,一个衣着华丽的小女孩出现在她面前。让她感到阵阵心寒,贼老天,你要逼死我吗?
“额!!!”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带着一脸惊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小姑娘,迷路了吗?”
“没有。。。。”柳烟底气不足的说道。
“小姑娘,你是离家出走了吗?”
“也不是。”
“那告诉爷爷,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你家人呢?”
“哇!!!”柳烟在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面对突然间暴哭的小柳烟,那位老乞丐也不禁心疼起来,多可爱的小女孩啊!要是我孙女还在我身边的话估计年纪也就和她相仿。带着一丝爱怜伸出手摸了摸小柳烟的头安慰道:“丫头别哭,有什么委屈给爷爷说。”
“哇!!!”小柳烟大哭着向着老乞丐的大腿抱去。虽然不认识这位老爷爷,但小柳烟觉得这位老爷爷不是坏人,并且给她一种很异样的感觉,就像自己爷爷给自己的感觉一样。很慈祥也很关爱自己。
看着大哭的小柳烟,老乞丐也觉得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看她哭的这么伤心的样子,估计真的狠伤心了,还可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慢慢的拍着小柳烟的后背。老乞丐也沉思起来。
“咕咕!!!”
“。。。”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还没有吃饭吧?”老乞丐听到声音楞了一下后连忙抛出了几个问题。
“我叫柳烟。”小柳烟扭捏不安的说道,毕竟自己还真没告诉过一个陌生人自己的名字过。好吧虽然她还小,见过的陌生人也不怎么多,但身在富家的她,家里人不但对她爱护有加,出入都是带保镖的。毕竟自己家里可是很有钱很有钱的。虽然自己对钱的认识不深,但也不是一般的有钱。她现在还不知道她家到底有多少钱了,但对于神龙夏国来说柳氏集团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
“柳烟。。。”老乞丐反复的念叨着名字,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姓柳的海了去了。
“很好听的名字。柳烟,告诉爷爷你肚子饿了吧?”
“恩!!!”柳烟红着脸说道。
“走跟爷爷上楼去。” (PS:各位看官不要想歪了哟!)
说完老乞丐本来想抱起小柳烟上楼的,却发现自己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古怪的味道,就伸出手牵着小柳烟的小手向楼上走去。
七弯八拐的,阳光透过破损的窗户照在凌乱的过道上到处可见破烂的衣服,吃剩的残肴剩饭,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整栋大楼活脱脱就是一个垃圾场。
一股怪味直直的钻进小柳烟的小粉鼻里面,说不出的恶心。老乞丐回头看了看小柳烟,见她微皱着眉头,但没有用另一支小手去捂着鼻子,也没听到她娇滴滴的抱怨。“孺子可教也,这种环境下。一个明显出生很好的小女孩能有这番心性不错不错。”老乞丐不禁在心里小小的夸赞了我们的小柳烟一番。
过道上一掩掩破烂的门框诉说着它的破败,门内大大的空间却摆满了不知名的垃圾。从空间的大小来看,不难想象出这里曾经也有着属于它的辉煌。二楼的人明显要比一楼少出了不少。破门内三三两两个乞丐堆在一起埋头睡觉。
老乞丐牵着小柳烟向着过道深处走去,貌似自从进来这栋大楼内之后,自己的鼻子闻到的臭味比自己一生的都还要多。想到这里小柳烟的眼睛里面的水珠又开始在眼眶内转了起来,但就是没有掉下来。不是眼泪顽皮的在眼眶里面打着转的找新奇的东西,而是小柳烟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下来。她甚至都不会用手去擦,因为她坚信自己可以忍的住。
又走了三两分钟,过道尽头的门框明显要比其它的要好上很多。因为门框上还有这一掩门,门上写的什么小柳烟不认识。
“这是我的一个房间,也是我的办公室,进去看看怎么样?我藏了一点好东西在里面。”老头面带微笑回头对小柳烟说道。
“恩!!!”小柳烟弱弱的应了一声。
老乞丐推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微风吹过带起屋内的一丝霉味,但这味道让小柳烟也深深的松了口气。比外面那些地方要好多了。
“进来吧!”老乞丐在推门的时候已经放开了小柳烟的小手,开门后见她还站在门外。随后开口道。肿么说自己这里也比外面要好上不少啊!老乞丐心里美美的想着。
左看看右看看,小柳烟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被称为办公室的房间,貌似自己给老爸抱到老爸的办公室哪里似乎.......
都是一样叫办公室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带着心里的疑问小柳烟开始打量起老乞丐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估计三十平米左右,进门的对面就是一个大大的窗户,阳光透过窗户上的一块碎布照射进来。微风吹的那条烂布条微微摆动着,使得阳光也在左右晃动似得。
左边墙边一个黑漆漆的柜子,柜子四脚都变成三脚了,它静静的靠在墙边借着墙的力稳稳的立在哪里。(PS:柜子缺的脚是靠墙里面的所以没什么影响,当然如果你想去挑战它的极限的话,我允许你去碰碰它,看它能不能压垮你的小身板 嘿嘿!!!偷笑中....)
靠近窗户的地方,是一个写字台,当然这个写字台也是破败不堪。小柳烟慢慢的朝写字台走过去,记得老爸以前总是让自己在老爸的办公室里玩耍,自己总是在那个大大的真皮沙发上跳上跳下的好不开心。写字台后面一个老板椅和爸爸办公室的老板椅比起来差不多可是烂了很多,而且没有轮子。对对对就是没有轮子。以前自己趁老爸不在的时候总会趴在上面用双脚推动椅子滑着玩,貌似每次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老爸总是会出现。
“妞妞,小心摔下来给你说好多次了你总是不听,如果在这样下次不带你过来了。”看着老爸绷起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溺爱。
小柳烟陷入了回忆之中。
“小柳烟饿了吧?”老乞丐进来后在柜子里面捣鼓了一阵子,当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给朔料袋包裹着的东西的时候转身看见小柳烟对着椅子发呆,才进来就给小柳烟找吃的倒没想到自己冷落了人家,老乞丐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番出口问道。
“啊!”小柳烟回头一脸茫然的看着老乞丐,明显刚才老乞丐的问题白问了。
“爷爷问你,你额了吗?我这里有吃的。”老乞丐现在的样子,绝对就是一副小白兔快过来,狼爷爷给你萝卜吃的样子。
稍一愣神,小柳烟立马跑了过去,毕竟自己的肚子听到说又东西吃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接过老乞丐递来的黑色包裹,小柳烟三两下就撕开了黑色的朔料袋,是个面包。虽然长相不行,也没有自己以前吃的好。但小柳烟拿起面包就一阵猛啃,哪里还有女孩子应有的斯文。(ps;貌似小女孩也不懂什么叫斯文现在的小柳烟才三岁多一点)
“慢慢吃,爷爷这里还有。”说完老乞丐再次朝柜子走去。
五分钟过后,老乞丐的办公室地下多了三个黑色垃圾袋和一个果汁朔料瓶。
“这小家伙一下子吃了我三天的口粮啊!!!”老乞丐在心里嘀咕着。
小柳烟可不知道自己吃了人家三天口粮,她真的太饿了。
“对了爷爷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你有孙女吗?你是我们这的人吗?”小柳烟丝毫没有觉悟,脸不红心不跳的甩出一连串的疑问。
“呵呵!这小家伙觉悟这么低,还狠记仇啊!自己在碰上她的时候好像才问了两个问题,这下可好。她开始刨根问底了。”老乞丐一边想着嘴上也没闲着回答道:“爷爷啊!爷爷的名字爷爷也不记得了。”
“啊!哪有不记得自己名字的。爷爷你不会有老年痴呆了吧?”小柳烟一脸无辜兼带同情的问道。
老乞丐只觉得天降神雷,雷的自己体无完肤。但这话确实是自己说的,小孩子不好糊弄啊!带着感慨老乞丐说道:“爷爷,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
“不是没有名字,爷爷名字叫老丐。”老乞丐怕引起小柳烟神雷般的言语,知道自己口误,立马打断小柳烟的问话。
“好奇怪的名字呀!”小柳烟歪着头打量着老乞丐,看的老乞丐浑身起毛。
“爷爷你的家人呢?你有孙女吗?你是我们这的人吗?”
看着小柳烟听到她提起的问题,老乞丐一头黑线,但是看着小柳烟瞪大亮晶晶的眼睛,只好妥协了。
“爷爷,以前是有家的,也有个孙女比你小两岁,还有爷爷也不是本地人。现在你满意了吧!”老乞丐带着满脸的笑容,心里乐呵呵的想到连你个小女孩都糊弄不过去我就白混了......
“老丐爷爷,你家是哪里的?你的家人呢?还有你孙女现在在哪里?他们为什么没和你在一起呢?”看着满脸堆笑的老乞丐,小柳烟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又是一连串的轰炸,当然她现在可不知道老乞丐是怎么想的。纯粹是她的好奇心和感激心里作怪,老丐爷爷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该关心一下老丐爷爷啊!带着她对老丐爷爷的美好,她再一次发问了。
“天啊!降下一道神雷收了我吧!!!”老乞丐仰天一声大叫,吓的旁边的小柳烟一脸的不知所措。
好好的老丐爷爷为什么要叫老天打雷劈他一下呢?难道老丐爷爷每天都要给雷劈一下才开心吗?还有雷劈人劈不死吗?如果劈个死怎么老丐爷爷没死呢?老丐爷爷是神仙还是妖怪?带着一脸的疑问,小柳烟刚打算开口就听见....
看着小柳烟嘴巴动了动,老乞丐心想坏了。又说错话了,真是话多错多啊!老夫我一辈子笑傲都市,没想到败在一个小女孩手上。好在此事没人知道不然让我老人家在怎么行走都市啊!带着茫茫多的感慨,老乞丐叫道:“柳烟乖,爷爷现在就慢慢告诉你。”

第三章 老丐爷爷的身世

随着小柳烟问题,老乞丐开始沉思,沉思自己的过去。
H市被群山环绕,山的那一边还是山,山山相连,老乞丐的家就在这群山之中四面环山的一个山谷内。
“灭阳谷。”这是这个山谷的名字,山谷里住着十来户人家,这个小山谷里面的人是来自一个世家,一个古老传承到今的世家。从一个庞大的世家慢慢的轮流到三四十人的世家。由为不易,原因无它。像他们同一时代流传至今的世家不出三个,他们世家却比其他两家的人数还要来的多。从传承到至今3000多年的历史足以让很多世家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但是他们三个世家从开始的敌对到同盟分分合合数百次,最后留下来的人绝对是精英。
由于是古老世家,所以他们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灭阳谷不论男女老少皆是武林高手,随便放出一位十岁小孩也可以放到十来个什么号称海狗突袭队的特种兵。他们避世不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但是月有圆缺.......
陈骏国出生在1962年的一个夏天,陈骏国在灭阳谷的地位是下一任族长。随着年龄的增大他了解到族里的过往,也知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三大世家受创最大的一次,是在1873年的一个冬天,大阳帝国派出了他们的帝国精英黑口组。前来神龙夏国刺杀神龙夏国高层。(下面简称龙国)
得知这一情况后龙国高层纷纷担心不已,如今国力直线下降,很多武林人士为国捐躯。但面临八国来犯,让龙国高层也不知如何应对,面对多于自己十多倍兵力,让龙国陷入前所未有的险境之中。
龙国高层议事厅一群人在里面商讨应对之策。
“你们说怎么办,现在兵力严重不足。在加上大阳帝国在其他帝国派出刺客全部折戟于此之后,我们的高手也快拼没了。”一个中年大汉幽幽说道。
“严将军,你们飞龙团的死士目前还剩多少?”一位老者问道。
“不足五十人,那些都是我龙国的好儿郎啊!”
“严将军,现在龙国各大世家十去七八,其他的知名高手也给招进你们飞龙团为国捐躯了。这可如何是好啊?”一位白发老者边说边走动还时不时挫动一下手掌,显得特别的不安。
“陈老不必担心此事交予我吧!”开口说话正是坐在上首的一中年男子,此男子一脸威仪,浓眉大眼国字脸。身穿黄金色龙袍,不用说正是龙国皇帝。
“皇上有何良策?”陈老一脸不信的望着首座的皇上问道。
“朕前几天翻阅藏书阁的时候,发现一大秘密!”说完他自信的朝着下面的高层笑道。
“难道皇上真有办法去解决大阳帝国的黑口组?”严将军问道。
“你们在质疑朕?”
“不敢不敢.....”
下面重臣立马回答道。
“如果皇上能挡住大阳帝国的黑口组刺杀高层官员的话,末将觉得可以挡住来犯敌兵。”下面一位浓眉虎目黑面络腮胡的大汉狠狠的说道。
“安国将军朕相信你能带领我们龙国儿郎挡住敌人入侵,放心去做吧!”
“皇上如何能有如此把握挡住黑口组。”一华发老者问道。
“祝丞相,可知道早些年先帝提到的上古家族?”
“略有耳闻,臣以为不过是些民间传说。不可信也。”
“起先朕也不信,但.....你们自己看看吧!”说完就从椅子后面拿出一小册让太监传了下去。
半响后.......
“天不亡我龙国,如果皇上真的能找到那几大避世家族,剑指大阳帝国指日可待。”严将军一脸期待的大声说道,让你个大阳帝国搞偷袭。那天带兵灭了你,不过一跳梁小丑而已。严将军在心里偷偷的想着。
“好了尔等下去吧!寻找几大世家的事就交给严将军去办。地址就在那小册子上面。”说完挥挥手在一帮太监的拥护下离开了议事厅。
“各位大人,寻找几大世家的事情不能暂缓,我就先行离去。”严将军说完也走了出去,留下一帮老臣商量其他事宜。
第二天皇城十二个城门大开,在百姓还没入城之前十二个城门处飞奔出十二支百人队的骑兵,一时间官道上尘土飞扬,城郊进城的老百姓纷纷让路。这些百姓也早就见怪不怪了,目前龙国在打仗,作为龙国国都的龙城每天派出去的探马不在少数。
“姑姑烧火,姑姑烧火.....”这是梦乡谷特有的一种小鸟的叫声。(PS:现在还不叫灭阳谷大战之后改名的。)
伴随着鸟叫,梦乡谷的居民大清早的起床做早饭,有的已经下地去了。孩子们在大人的催促下满不情愿的起床,吃完早饭他们还要去谷里唯一的学堂去习武练字。
梦乡谷大约有着一千多人。密密麻麻的木屋像庄家一样的种植在这块土地上,谷门口准备上山狩猎的队伍三三两两的出发了。
“前面有一队骑兵。”一个身穿虎皮的大汉说道。
“陈哥眼尖啊!!!拐了几个弯都看的出来。”一肩上扛着一柄枪的青年说道。
“陈哥是谁我们谷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来的,百里之外有任何响动他都听的出来。”
“好了别吹嘘我了,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我看来者不善啊!!!”那个陈哥听到他们把自己夸的神乎其技的,有点不悦的说道。
“是啊!!!我们梦乡谷可是有一百来年没人在来过了吧!!!”
“快!小伍,速速回去禀报谷主,我们几个就在此等候,看来人是什么目的。”陈哥转头向身后的一青年说道。
“呛!!!”“呛!!!”“呛!!!”
“干什么,干什么。如果来人没有敌意,我们却拔刀相向指不定人家以为我们是土匪。快把刀收起来!”陈哥看见众人拔刀的拔刀,弄枪的弄枪,如临大敌,微微摇头道。
“也难怪大家这么紧张,虽然我们大伙都有一身不弱的武艺。但一直以来除了切磋基本上见血都是在畜生身上看到的。”站在那个陈哥身边的大汉说道。说真的他也想轰轰烈烈的去战场杀敌,而不是去猎杀一下凶禽猛兽。
“嘚,嘚,嘚。”随着马蹄声的到来。一支百人骑兵身穿龙国铠甲的骑兵到了梦乡谷谷口。却见一群大汉站在谷口处望着自己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
“请问阁下前面可是梦乡谷?”一骑兵问道。
“不知兵爷询问梦乡谷所为何事?”
“我等奉严将军之命,欲寻梦乡谷谷主有重要书信相传。”
“恩!!!”正在那个陈哥思索之时,那骑兵后面的一个小骑兵说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梦乡谷,我们队长说看地图应该就是这里了。速速让开耽误大事尔等可担当不起。”
就在那小骑兵开口时,那骑兵队长暗道不好,不看着谷口稀稀疏疏才十来人但真打起来百人小队会铩羽而归啊!
“这位英雄这小子不懂事,麻烦您不要见怪。”这队长不愧是上过战场的人,一眼就看出这些人都是高手,自己这百多人还真不够看。
“这位兵爷骚安勿躁,我已命人去请谷主去了。请骚等片刻。”那个陈哥毕竟在梦乡谷还有点威严,刚刚骚动的十来人见陈哥这样说了暗暗的放开了紧握兵器的手。
一盏茶的功夫,就见一人在一个青年的带领下缓缓朝谷口走来。
只见这人三十来岁,一袭布衣看上去毫不起眼,细看之下此人剑眉星目,鼻如悬胆,双目精光内敛,下颚处三缕美髯,好似吕洞宾吕仙人。
“哈哈哈!!!陈某让兵爷久等请见谅。”来人声如洪钟大声说道。
“陈谷主休要自责,是我等冒昧,扰谷主清闲。”那骑兵队长拱手说道。
“此地不是谈话之地,请众位随我入谷。以表地主之谊。”
“谢陈谷主,但我等有要是在身。这里有严将军密函一封,请谷主拆阅。”说完下马将心递给了陈谷主。
“在下告辞。”
“既然兵爷有事在身,我也就不再强留了。陈军送客。”说完拿着信转身离去。
经过一天的劳累族里的人带着自己的小孩朝着谷中的族堂走去,听谷主说又要事相商。
“好了,大家安静。”本来还吵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可见陈谷主威信之高。
“这次叫大家来是接到皇城密函才召集大家来的。”话没说完下面就炸开了锅。
“你说皇城来的密函会不会是皇上写的?”
“谁知道呢?应该是的吧!”
“不知道皇上写的密函和我们梦乡谷有何干系?”
“话说我们梦乡谷应该很少有人知道的啊!”
“我们族人虽然说早已避世,但在皇城一定有着我们的记录的。毕竟我们在这块大地上繁衍了这么多代。”一位白发老者分析道。
“好了大家安静。”早上的那位陈哥在谷主的以示下忙出声说道。
“我想大家一定很好奇皇城为什么要给我们梦乡谷发出密函吧?”谷主顿了顿接着说道:“敌国来犯,本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这次听说大阳帝国派出国之精锐来刺杀我们龙国高层,龙国其他世家也是精锐进出,但因为八国来袭,有些支不付出。所以特向我谷求援。”
“啊!!!可以上阵杀敌了,我还以为我这辈子没这个机会了。”
“可不是,本来以为这一生只能与兽为伍了。却却.....”
“那些老虎豹子什么的,猎杀的没意思就算死在高手手下我都心甘情愿。”
“你说什么呢!你可不能死。”
“哎!哎!哎!轻点,轻点为夫不过是有点杀敌心切了。”那家伙才说完就被一旁的夫人把耳朵给扯上了。
“好了...........”经过商量留下留守人员梦乡谷的族人们带着他们的希望踏上了远征的道路....这里暂切不提....后来后人为了祭奠先人们誓要灭大阳帝国就将谷名改成了灭阳谷、
“喂!!!老丐爷爷,老丐爷爷。”见老乞丐发愣半天小柳烟不悦的道。
“额!小柳烟你刚才在说什么?”
“老丐爷爷我见你半天没出声,以为你,以为你.....”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后面的话该怎么接下去干脆不说了。
“爷爷是来自灭阳谷。”
“灭阳谷是哪里,老丐爷爷哪里好玩吗?”还没等老乞丐把话说完,小柳烟急急问道。
无奈的摇摇头老乞丐说道:“灭阳谷啊!!!离这里很远。你还想不想知道我孙女在哪里啊?”看来真不好给她解释这个灭阳谷的问题只好转移话题了。
小柳烟一听到老乞丐要给她讲他孙女的故事了,也不在追问灭阳谷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