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帳號:
密碼:
    重發認證信  |  忘記密碼?
 
選擇瀏覽模式
可買書籍
可租書籍
  
內容簡介

《尼斯湖水怪》

《尼斯湖水怪》之一

人類的智慧有限,有時候,還是寧可信其有吧。 ★之一★

已經不只一個人看見水怪了。

他們煞有其事地奔相走告,還不時叮嚀自己的孩子,離那座湖遠一點。

才剛搬來這裡的她,除了耳聞人們的繪聲繪影,看著HBO反覆重播的《威尼斯水怪》,心頭也不免驚惶。

莫非真有其事?

搖搖頭,她不希望自己想得太多。好歹自己也是個科學的膜拜者,凡事還是眼見為憑吧。

今晚的風有點涼,她起身拉拉窗簾,想替熟睡中的貓咪蓋被,卻赫然發現波比不見了。

波比是一隻金吉拉,平常喜歡窩在她的枕邊撒嬌,但今天似乎反常了。

「波比!波比!」她翻起棉被,在空無一人的斗室呼喚牠。

「波比!波比!」她走到客廳,打開客廳的燈。

「波比!你跑哪裡去啦?」她朝沙發椅底下探頭。

「波比,再不出來媽咪要生氣啦!」她轉身,在落地窗下發現了牠。

只見波比像是什麼也沒聽見似的,兀自望著漆黑的窗戶,牠雙眼圓撐,盯著遠方。

「在看什麼呢?」她有些狐疑,也有些不高興。這麼晚了,牠不睡覺,跑到客廳來做什麼?她走了過去,一把抄起貓咪的身體,將牠拎了起來。貓咪受到驚嚇,發出喵嗚一聲低吟,一雙烏黑的眼睛骨碌骨碌地轉啊轉,半是無奈半是嗔怒,最終牠還是妥協了,放棄和主人抵抗。

但,忍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她還是拉開了窗帘一探究竟︰「啊哈,讓我瞧瞧你究竟在看什麼,看了一整夜?」

星空下的湖水,平靜、毫無波瀾。

她露出笑容,看著懷中的貓︰「哈,難道湖裡有隻漂亮的貓咪嗎?」她用手指輕輕抓了抓貓咪小小的頭顱,貓咪舒服地閉上眼睛,表情很陶醉。

轟隆!

突然間,一陣水聲劃破夜晚的寧靜。她轉過身體,只看見一個巨型的龐然大物,隔著玻璃窗,朝她站著的方向壓了下來……

《尼斯湖水怪》之二

思念,往往在分開之後。★之二★

台北城就這樣少了一個人口,一個女孩。

當人們發現艾蜜莉不見的時候,她家那扇巨大的落地窗被打破了,客廳積滿了水,沙發、電視和魚缸被歪斜地棄置在一旁,只有她的男友克曼發現,她和她心愛的那隻金吉拉一起消失了。

她究竟去了哪裡?

她家遭了小偷嗎?

如果,只是一趟短暫的旅遊,那麼,她為什麼要帶走她的貓?而且,不告而別?

克曼隨著警員舉著手電筒在她家四處翻找,想找出可能依循的線索,但是,除了逐漸湧現的大量積水和一屋子的凌亂以外,他們一無所獲。

克曼歪著頭,回想起上一次和她通電話的時候,她還很正常,笑聲爽朗,她還撒嬌地問他,今年何時可以排休,他們倆可以去國外走走、慰勞一向忙碌的他?

艾蜜莉是一個自由作家,她的工作就是趕稿、寫作,偶爾她會接一些翻譯的案子來做,但自從屢屢被出版社退稿之後,她變得有些消極;她常常說她的夢想是成唯一名作家,那是她從小到大就強烈想望的一個夢想。她常常天馬行空地編織許多可愛的故事,她總會興高采烈、喜孜孜地和他分享她剛剛想到的故事,他常笑她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笑她都三十歲了怎麼還如此不切實際。

但是,她怎麼突然就不見了呢?

莫非,昨晚在夜店的那檔風流事被她給發現了?

機率應該不大,畢竟她有點宅,過了晚上十二點,她就不會出門,她嫌夜店音樂太大聲、人聲鼎沸且和陌生人過度親密的接觸,讓她吃不消。

那位姓陳的中階警官走向他,對他說︰「我們可能需要您陪我們走一趟警局,做個筆錄。」

他聳聳肩,苦笑了一下。

陳姓警官表情冷漠,像是說了一句他已經重複了千百遍的話語︰「抱歉,程序所需,請配合。」

他則回答︰「當然,當然,我能理解。我們走吧!」

他領著警員走出艾蜜莉家的大樓,他隱隱約約感覺她的失蹤似乎預言著什麼。離開前,他留戀地望了最後一眼,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尼斯湖水怪》之三

令人屏息的……神秘境地。★之三★

艾蜜莉睜開眼睛,今天她第一眼看見的,不是房間熟悉的白色天花板。

她揉揉眼睛,確認自己不是在夢裡;她感覺頭有點昏沉,身體輕飄飄的。她摸摸自己的臉,觸感跟往常不太一樣。

那感覺……像是魚的鱗片,有點粗糙、呈現片狀,她用手指刮了刮自己的臉龐,果不期然,那像是魚鱗片般的觸感更加強烈。她驚訝地跳了起來,眼前一片黑壓壓的,伸手不見五指。

黑暗中,什麼也看不見。

靜默中,只感覺到水的流動、空氣聞起來有股海水的鹹味。不,這並不是她所習慣呼吸的「空氣」,那更像是一種水壓、一種波動,她想張開嘴呼吸,卻吸進了一大口鹽水。她摸摸臉,懷疑自己的臉龐是不是長出了像「魚鰓」的器官?

她太驚訝了,這簡直不可思議!

「波比?」

不遠處飄來一團白色物體,那長長的尾巴,就像是她心愛的寵物——波比。

波比還靜靜地沉睡著,看來,牠睡的很香甜,牠的肚子翻了過來,尾巴晃著晃著。

艾蜜莉用了些力氣,朝波比的方向游了過去。這又是另外一個驚奇︰記憶中,自己根本不會游泳,但此刻,游泳就像是她與生俱來的天賦,她自然就會,根本不需要人教。

她抓住了波比,將牠緊緊地抱在胸前。波比醒了,朝她喵了一聲。她愛憐地捧起貓咪的小臉,卻赫然發現貓咪的臉也不太一樣,牠的臉上長出了「魚鱗片」,臉頰的兩邊,除了既有的鬍鬚以外,還長出了很像是魚鰓的東西。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她拚了命回想,在失去意識前的那段記憶,她究竟經歷了什麼?

她起身想翻找手機,企圖找出改變之前的一些紀錄,但卻猛然驚覺,這是一個海底的世界啊!

如此陌生、如此神奇,如此令人不可置信。

手機、電腦、網路,那些她慣常賴以維生的工具,在這個世界裡,似乎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尼斯湖水怪》之四

妳心目中的水怪,牠是什麼樣子?★之四★

在警局作完筆錄,回到家裡,已是深夜兩點半。

克曼打了一個哈欠,將自己往沙發上一拋,他感到心神俱疲,但很矛盾地,此刻他一點睡意也沒有。

夜涼如水,他拉開窗簾,望著窗外巨大的101大樓。他家的陽台一向是他最引以為傲的觀景台,只要端著咖啡,斜倚窗戶,就能好整以暇地觀賞這棟最為宏偉的台北建築。多麼愜意啊!生活,不就該如此?

縱使現在他的心裡百感交集、筋骨因陣日奔波而感到疲憊不堪,窗外美麗的夜色仍令他心神盪漾。

也許因為提倡節能減碳,今年那棟巨大的101大廈,包裹著象徵大自然的清新外衣。這應該是明亮而綠意盎然的影像,卻在夜幕來臨時顯得格外詭譎。

他竟沒來由地想起艾蜜莉曾對他說起的尼斯湖水怪的故事。

那時他們正在艾蜜莉家旁的湖邊散步。

「你知道嗎?這裡可能會有水怪唷!」艾蜜莉挽著他的手,淡然地說。

「什麼?」他還在想著剛買的那支股票,一時無法回神。

「就像那部電影『尼斯湖水怪』嘛!在英國蘇格蘭高原北部的大峽谷中,有一座叫做『尼斯』的湖。據說,古時候的愛爾蘭人曾經見過湖裡的水怪。」

「噢。」他有些心不在焉。

「他們還拍下了照片呢。據說牠的脖子很長,長得很像七千多萬年前滅絕的巨大爬行動物——蛇頸龍。」艾蜜莉只要話匣子一被打開,就會滔滔不絕地說個沒完。

「哦,是嗎?」他仍不以為意,兀自想著心事。

「你似乎不太相信我說的話。」艾蜜莉嘟起嘴巴。

「哈,那麼妳說說,水怪應該長什麼樣子?」他舉起雙手做出求饒狀。

「嗯……讓我想想。在我心中的水怪,牠的形體可能很大、也可能很小;牠可能很奇怪、也可能很正常。總而言之,舉凡台北城裡大大小小的事物︰大至『101大樓』、『新光三越』、『陽明山』;小至玩具店裡的公仔玩偶,都有可能是水怪的化身。」艾蜜莉的表情很認真。

「真扯,妳這歪理打哪來的?」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不知道嗎?台北……」她的眼神飄向遠方:「二十萬年以前,它是一座大湖啊!」

客廳的傳真機猛然啟動,傳出紙張列印的聲響。回憶就在瞬間——嘎然而止。

「噢,艾蜜莉!」

就著夜景,他突然感傷了起來。

然而,傳真機列印的聲音,還在持續著……